您的位置:主页 >>  > 烈焰sf资讯>

烈焰3小故事之炼器师 一个游戏玩家的独白

作者:红日 来源:Love_小敏之家 日期:2019-5-3 3:50:56人气: 标签:
<p>  <img src="http://img3.178.com/zx/2016/07/15/1/ebc892a5238deca2d6c3a51261c99c19.jpg" alt="【美文故事】烈焰3小故事之炼器师 一个游戏玩家的独白" title="【美文故事】烈焰3小故事之炼器师 一个游戏玩家的独白" /></p>

<p>  【一】</p>

<p>  七月流火,我躲在空调房里一封一封的翻阅着一些旧信件。</p>

<p>  一共15封,我认真的按照日期做过标记。</p>

<p>  扉页的右下角用很小的字迹写着:林远南。</p>

<p>  我拿起来,信件贴近鼻尖,有些发霉的味道,林远南,我们有多久没见了?</p>

<p>  林远南是我的初恋,在那个还不懂爱情的初中时代,我们单纯的把眼神留给彼此。</p>

<p>  考试排名不相上下,做了三年的同桌,除了胳膊偶尔触碰到对方的手肘,连手都不曾牵过一下。</p>

<p>  可是那瞬间的碰触,还是让我有触电的感觉,我想,这就是喜欢吧。</p>

<p>  我们上了不同的高中,写了三年平淡无奇的信,直到在不同的城市念大学。</p>

<p>  我收到林远南的一条短信:以后不再给你写信了,我恋爱了。</p>

<p>  我坐在操场的边缘双手抱膝哭了很久,想象着在种满梧桐树的校园林荫道上,</p>

<p>  林远南轻轻拿掉落在身边姑娘身上的叶子,对她微笑,眼睛笑起来弯弯如月牙。</p>

<p>  宿舍的姑娘看我闷闷不乐的样子拉我去网吧,她们玩游戏,我开着QQ看电视。</p>

<p>  林远南:干什么呢?</p>

<p>  我:看电视呢,你呢,没陪女朋友?</p>

<p>  林远南:玩游戏呢。</p>

<p>  我:玩的什么?给我看看?</p>

<p>  一张截图,一个头像,我扭头看舍友妞妞的电脑屏幕,相同的人物属性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,120级,青云门。</p>

<p>  我:你在哪个区?我宿舍的人也在玩这个游戏。</p>

<p>  林远南告诉我区服,我迫不及待的进去建号。</p>

<p>  神域,一个带着毛茸茸耳朵和尾巴的烈山印入眼帘,角色名:花漪。</p>

<p>  林远南的QQ头像还在闪,我却忙着在宿舍妹子的指导下做任务。</p>

<p>  良久,我点开对话框。</p>

<p>  林远南:你要来玩吗?</p>

<p>  看着已经暗下去的头像,我还是打过去一个字:不。</p>

<p>  看着屏幕上的小烈山,我满意的笑了。</p>

<p>  林远南,你不爱我,即便我告诉你我来了,也只会让你尽早提防,那我连接近你的机会都没有了。</p>

<p>  【二】</p>

<p>  我跌跌撞撞的升到60级,在死泽桃花谷一箭一箭的射向树妖。</p>

<p>  一条蜿蜒的小路深入谷中,我仿佛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。</p>

<p>  停下手中怒张的弓,我好奇的往谷中深处一探究竟。</p>

<p>  前方有一个男子,一身鬼厉,英俊挺拔风姿绰约。</p>

<p>  人物角色左顾右盼,那浅浅一回眸,天青微澜,落花无数。</p>

<p>  那一凝视,我就再也移不开眼了。</p>

<p>  我无数次在陌生的世界搜寻着他的蛛丝马迹,如今他就安然的站在眼前。</p>

<p>  整个人静好得就似一副精心描绘的水墨画。身影笔直,修长挺拔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,我终于在烈焰的人山人海里,遇见了你。</p>

<p>  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,对着屏幕上的人儿手足无措的拽了一下身边的妞妞。</p>

<p>  我的手心沁着汗,紧张的问她:“你说烈焰可以结婚,要拿下他,怎么办?”</p>

<p>  妞妞狐疑的看着我,“你不打算告诉他你是谁?”</p>

<p>  我:“不,我只想陪着他,无论任何形式。”</p>

<p>  妞妞:“好好升级吧,你们等级不一样,装备不一样,玩不到一起的,找机会加他为好友。”</p>

<p> 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也许老天都眷顾我的虔诚,四转那天,安排把酒临风走进我的生命。</p>

<p>  我费力的弓着腿举着箭射向避雷兽,埋怨着为什么要打这个怪还这么多血,任凭我努力击杀也只掉一丝丝血。</p>

<p>  妞妞叹着气摇着头说:“一个游戏而已,你还这么认真,想玩跟我们一起,那么多男人找媳妇儿,你何必费劲巴拉的去接近一个不爱你的人。”</p>

<p>  我抿着嘴,倔强的回答:“不,我只要林远南,我只要把酒临风。”</p>

<p>  永远不要放弃你真正想要的东西,等待虽难,但后悔更甚。</p>

<p>  我不愿意后悔,铁了心要一路追随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出现的时候,我的脑袋上空一片铺天盖地的黑暗,几道闪电劈下,天空一片澄蓝。</p>

<p>  我痴迷的看着他的侧脸,完全忘记早已倒在水中的避雷兽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手中的剑负在背后正欲离开,我突然想起还没来得及说声“谢谢”。</p>

<p>  【当前】花漪:那个...谢谢你。</p>

<p>  林远南,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这样认识你,带着陌生的客气。</p>

<p>  【当前】把酒临风:客气。</p>

<p>  他一步一步走出我的视线,我一拍大腿猛然发现还未加他好友,差点错失了这大好机会。</p>

<p>  等他回头看我的瞬间,我像怀揣着宝藏的窃贼一样怕被发现,那一个回眸在我电脑屏幕上瞬间定格。</p>

<p>  我,断网了。</p>

<p>  【三】</p>

<p>  我爬在床上抱着小熊一脸傻笑,妞妞鄙视的看我一眼,终是忍不住提醒我:“你才刚认识人家就美成这样了,下一步怎么办?”</p>

<p>  我捏捏小熊的耳朵揉揉它的脸,“下一步啊</p>

<p>  ,我都研究好了,把酒临风是区里的炼器师,他现在满级每天最常在的地方就是各个地图的炼器师旁边,尤爱青云。”</p>

<p>  我放下小熊爬到妞妞床上,“妞妞,我要不要砸爆了身上的装备去找他练?”</p>

<p>  妞妞说:“我怎么看你说起他的时候眼睛都会发光?你那一身加5的破装备有啥可爆的,你还是循序渐进,先熟络再说吧。”</p>

<p>  妞妞分析的也对,我拿起纸笔在本本上认真的写着拿下把酒临风的可行性方案。</p>

<p>  第二天,当我好不容易从蛮荒结界跑进修罗主城,还来不及高兴就死在一片混战里。</p>

<p>  地图上有颗专属于好友的橘红色心形点,我点开一看,高兴坏了,是把酒临风。</p>

<p>  【好友】花漪:临风你怎么在这里啊?</p>

<p>  【好友】临风:嗯?你一个125小号跑修罗干什么?</p>

<p>  我总不能说我是刷新了好友位置看见他在我才来的吧!</p>

<p>  【好友】花漪:没来过修罗想来看看,话说我被杀了怎么起来?</p>

<p>  【好友】临风:真够笨的,换线再起来。</p>

<p>  极不情愿的换了线,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。我跑到炼器师旁边,再换线。</p>

<p>  这下子,直接站在了把酒临风身边。</p>

<p>  第一步,跟随。画对勾。</p>

<p>  实施第二步计划,粘着他。</p>

<p>  【好友】花漪:临风啊,我不小心把包里的大药卖店了怎么办?</p>

<p>  【好友】把酒临风:哪儿卖的哪儿再买回来,真是和谐社会救了你这只笨狐狸,以前的游戏根本没有卖出去在买回的功能。</p>

<p>  这是他第一次给我打这么多字,从长度上已经超过了我,恩,看来他并不讨厌游戏里的我。</p>

<p>  第二步方案,画对勾。</p>

<p>  实施第三步,找他练法宝。</p>

<p>  我千辛万苦挂幻月洞攒够了12个法宝碎片换了一个门派法宝,拿去教给把酒临风。</p>

<p>  小烈山眨着微笑的大眼睛,一脸真诚的说:“帮我练!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无奈的拿着我的破法宝跑到仙工旁边开始忙活。</p>

<p>  我围着他转了20圈之后,他停手中的动作,对我说:“你别闲晃了,去买七星剑练成神品交易给我。”</p>

<p>  我:“哦,要多少?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先来60把吧,我包没那么多空了。”</p>

<p>  60把神品七星剑!我滴妈呀。我硬着头皮开始在他身边乖乖练补品。</p>

<p>  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,肚子咕噜咕噜叫。</p>

<p>  我可怜巴巴的说:“临风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想什么?”</p>

<p>  我:“想死啊!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你别弄了,去吃饭吧,交给我就行。”</p>

<p>  【四】</p>

<p>  我捧着泡面一脸幸福的看着屏幕上为我练法宝的青云,对身边的妞妞说:“下一步,是不是要找他炼器了?”</p>

<p>  妞妞斜视我,“切,你这预谋够久的了,可以实施了。”</p>

<p>  当把酒临风把法宝交易给我的时候我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过去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:你不要太感动。</p>

<p>  我:不是,我是想告诉你,我把装备练爆了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:忽然觉得你就是一个坑。</p>

<p>  我:【委屈】求求你......</p>

<p>  把酒临风:帮你练装备可以,不过不是免费的。这样吧,看你也没钱,不如以身相许,可好?</p>

<p>  我大笑着掐着妞妞的胳膊,指着电脑屏幕,妞妞看了一眼,说:“可以啊,这就拿下了,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啊!”</p>

<p>  我对她竖起了大拇指:妞,你真有文化。</p>

<p>  婚礼在9线举行,前来祝贺的人全是把酒临风的朋友,我局促的站在人群里,他一把抱起我。</p>

<p>  我的心砰砰跳,悄悄说:“临风,我没什么朋友,就认识你。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以后,我就是你的全部朋友。”</p>

<p>  我不解:“朋友?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朋友,情人,蓝颜,知己,以及老公。我就是你的全部。”</p>

<p>  我窃笑:“你还挺霸道。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以前我很喜欢一个女孩子,总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,是我撒谎说谈恋爱了不再跟她联系。”</p>

<p>  我突然感觉到把酒临风在电脑的另一端深深的叹息,可是我好嫉妒那个曾经的自己。</p>

<p>  我问:“后来呢?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后来我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游戏里,直到遇见你,我不想再错过。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横抱起我,右手揽在我肩膀,我环抱着他,指间流泻的是他鬼厉帽子柔滑的黑丝。</p>

<p>  他低垂的眸中晕开淡淡的流光,盯着我的唇,一点一点缓缓地俯下了头。</p>

<p>  那一刻,鼻尖抵着鼻尖,彼此的呼吸渐渐纠缠。</p>

<p>  那种感觉,如同一粒小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<a href="http://www.373t.com" title="龙珠烈焰sf">龙珠烈焰sf</a>面,一圈一圈温柔的涟漪却在心底里漾开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,我喜欢你,很早之前就喜欢你。</p>

<p>  【五】</p>

<p>  婚后,我绝口不提曾经的事迹,一颗心投在花漪的世界里,有把酒临风的世界就是我的幸福。</p>

<p>  我们一起任务一起副本一起挂机,直至我满级。</p>

<p>  然后,他更多的时间放在了炼器上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喜欢炼器,我很早就知道。</p>

<p>  每次他在青云炼器师旁边伸着手臂一上一下的炼器时,我都忍不住上前给他变成兔子。</p>

<p>  小兔子一只手背在后面提着裤子,样子颇为滑稽,他转过身回头看我,说一句:“调皮”,继续“呀嘿呀嘿”的炼器。我开着音效看着眼前的景象,幸福的天塌地陷,整个世界只有我们俩。</p>

<p>  烬余是把酒临风在修罗捡回来的徒弟,带给我看的时候我直接在他眼皮底下丢了一铜。</p>

<p>  那个瘦弱的小怀光低着头一脸黑线的喊:师娘......</p>

<p>  我很满意这个称呼,从此临风炼器的时候我便领着烬余出去横冲直撞惹事生非。</p>

<p>  杀了人被人杀了,我们也不敢说,有人告状到临风耳朵里,我们就排排站等着他一通批评教育。</p>

<p>  我喜欢这样的时光,哪怕是他一句嗔怪都觉得是宠爱。</p>

<p>  可是我以为的,烬余不这样以为。</p>

<p>  修罗城,一片肃杀之气。</p>

<p>  烬余弓着身子手握绿色荧光的镰刀护在我身前,却被迎面而来的天音睡得七荤八素。</p>

<p>  【当前】菱悦:把酒临风呢?炼器炼傻了连媳妇儿都不管了?真不知道把酒临风假清高个什么劲儿,会炼器了不起啊,给钱还不接单,今儿个虐死你们算你们倒霉。</p>

<p>  临风炼器只给认识的人免费练,不接单。这一点我还是很欣赏的,即便我和烬余被人揍的爬不起来,也觉得临风永远是我心里的英雄。</p>

<p>  【系统】:把酒临风成功的将【乾?玉虚宫衍道地煞剑】精炼到了炼器等级+15,一时间风起云涌乾坤震动,连天地都震惊这至尊至强的存在!</p>

<p>  我和烬余惊呆了,杀我们的人惊呆了,那个瞬间真安静,我看着系统公告心里没来由的疼了一下。</p>

<p>  【家族】把酒临风:花花,你看你老公厉不厉害。</p>

<p>  【家族】花漪:嗯,恭喜……</p>

<p>  已经数不清我和烬余被对面的人击杀了多少次,反正修罗没有安全区,我们起来也是死,没办法,谁让他们故意先用小号把我们害红呢。</p>

<p>  我们俩躺在地上,颇有种凄凄惨惨戚戚的感觉。</p>

<p>  烬余:师娘,为什么不喊师父来?</p>

<p>  花漪:我也不知道,总觉得他在炼器,我可以跟你一起胡闹一起捣乱,却拉不起他的手一起疯。</p>

<p>  是的,我和临风之间像是有一道屏障,我想越过去,他就后退一分。他痴迷炼器,我痴迷于他。</p>

<p>  曾无数次的站在他身后望着他英挺的背,也曾想伸手就拥抱他,可是烈山打坐永远是孤单的抱着自己肩膀的样子。</p>

<p>  【六】</p>

<p>  临风有了全区第一把加15武器,成为众多帮派争夺的对象,天帝凌兮对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了。</p>

<p>  为了一个炼器大师,挪出一个家族位置,明知道我们家族除了把酒临风,都是细节不怎样的号。</p>

<p>  为了帮派发展,临风把时间全用在炼器上,家族众人的装备悉数成了11套。</p>

<p>  凌兮对他说:“临风,你把主力辰皇的装备砸一下,这周我们抢天界BOSS。”</p>

<p>  “临风,你把天华的装备砸一下,她细节那么好,就差装备就可以参加跨服赛了。”</p>

<p>  一句一句,皆是炼器。</p>

<p>  我落寞的站在昆仑雪镇,一下一下的测试着爆率,砸了无数把加8的小木剑。</p>

<p>  返回青云炼器师,把它们交易给临风。</p>

<p>  在他惊讶的眼眸中转身走向神域。</p>

<p>  仲夏花海,如此美丽,晚风习习,花儿随风轻摆,不知名的鸟儿唱着歌。</p>

<p>  如此良辰美景,惟于我一人独享。</p>

<p>  我一直在问自己:是不是我想要的太多了?他的人他的心,他的拥抱他的爱情。</p>

<p>  问道最后,我都要忘记他到底是把酒临风还是林远南,我爱的还是最初的那个人吗?</p>

<p>  我反身转圈,用打坐的姿势抱紧自己,告诉自己:恪守本心。</p>

<p>  临风用夫妻技能传到我身边那一刻,天际正好一轮夕阳染红的霞光,正缓缓沉沦。</p>

<p>  我侧头看着他,瞳孔里映满了夕阳的余晖。</p>

<p>  那完美无瑕的侧颜,冷俊的眉眼和如山峦一般的鼻梁,发如泼墨,眉目俊朗若寒星。</p>

<p>  临风的青云角色慢慢和我记忆中林远南的样子重叠在一起。</p>

<p>  我取消打坐,扑进他怀里。</p>

<p>  花漪:临风。</p>

<p>  内心却是呼喊着:林远南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:嗯?</p>

<p>  花漪:你爱我么?我好爱你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:花漪,我,也许是爱你的吧,只是,这只是个游戏,你别陷进去。</p>

<p>  一句话,如醍醐灌顶,这只是个游戏而已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放下我,留下一句:没什么事儿的话,我去炼器了。</p>

<p>  他的背影被斜阳拉的好长,我坐在地上,许久无语。</p>

<p>  临风,如果我告诉你,我不单单是花漪,更是爱慕你几年的人,你还会舍得推开我吗?</p>

<p>  【七】</p>

<p>  “除了炼器,这个游戏还有别的让你执着的吗?”我拦住把酒临风走向炼器师的路,认真的问他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明显的不耐烦又强忍着我的无理取闹,“花漪,你乖,自己去玩,或者找烬余去玩,马上要跨服赛了,我要给帮派主力多砸点11装备,他们有白金,可以拿去丢12、13或者15。”</p>

<p>  我的小烈山一脸的决绝,仍然仰着头问他:“然后呢?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被我问的愣住了。</p>

<p>  花漪:“临风,你想要的是什么?你最初来这个游戏就是为了炼器?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只有专注炼器的时候我才能忘记她。花漪,我不想骗你,我越离你近越觉得你跟她好像,我喜欢她却丢下她,这是我心里的结,抱歉,我忘不了她,所以我不能爱你。”</p>

<p>  两行清泪不觉流下滴在键盘上,我自嘲的笑自己自作自受。</p>

<p>  我看得出他眼里的矛盾,他想要爱花漪又觉得对不起内心的感情,我都有些分不清了,临风爱的到底是花漪还是我?</p>

<p>  花漪:“临风,我们现实吧,你不要再炼器了,不要再折磨自己了,也许你见了我,就知道了。”</p>

<p>  把酒临风:“花漪,你走吧,你不懂,炼器虽然专注不想别的,可是成功的那一刻是何等的荣耀和惊心动魄,就像是...像是她的微笑,让我痴迷。”</p>

<p>  我不再多说,叹了一口气从他身边路过。</p>

<p>  擦身而过的时候,他决然的向着炼器师方向御空而去。</p>

<p>  是否他又奔着成功的那一刻脑海中会浮现出他朝思暮想的笑脸去了?</p>

<p>  我借口出去旅游与把酒临风告别,他毫无疑问的祝我玩的愉快。</p>

<p>  天气异常炎热,我躲在宿舍不愿出门,终日捧着各种小说读到醉生梦死。</p>

<p> 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要何如拉近?这是个颇具争议的话题,我觉得我的思想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,妞妞却说:“你是自从得了神经病,精神就好多了。”</p>

<p>  突然想起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如果我能不让把酒临风痴迷于炼器,让他清醒的认识到无论是花漪还是我,只要他愿意选择,就可以真实得触碰到他幻想中的笑脸。</p>

<p>  深夜无眠,我熟练的打开烈焰客户端,输入把酒临风的账号密码,强行登陆。</p>

<p>  鬼厉装负剑而立的青云英俊无比,年轻的脸颊俊美无俦,隔着屏幕我摩挲着画面里的人,那把泛着淡粉色光芒的剑真是好看。</p>

<p>  炼器师包裹里最不缺的就是炼器符和完璧符。</p>

<p>  回城,轻车路熟的奔向炼器师。</p>

<p>  点开炼器窗口的那一刻,我的手抖了一下,内心无比挣扎。</p>

<p>  我这样做,无非是在赌一把,或者说我在逼把酒临风,逼他认清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,我知道他不是争名逐利的人,出自他手的每一把加11的装备他都没有收取过任何费用。</p>

<p>  当我把天机符,15剑放在窗口的刹那,点击窗口,闭上眼睛。</p>

<p>  那一刻,把酒临风的角色面无表情的出现在脑海里,林远南微笑的望着我。</p>

<p>  突然明白,只有在炼器的时候他才明白他爱的二者是共存的。</p>

<p>  炼器失败,装备消失。</p>

<p>  再见了,把酒临风。</p>

<p>  林远南,你醒来吧,我在等你。</p>

<p>  【八】</p>

<p>  我删掉了和把酒临风联系的YY,删掉花漪和把酒临风所有的联系。</p>

<p>  我不知道当他看见武器没了会不会猛然惊醒,会不会回头来找我,或者拼了命的寻找花漪。</p>

<p>  这么久的陪伴,连我都分不清游戏和现实,林远南再理智,也未必理得清。</p>

<p>  烬余在YY流言说:师娘,你真的走了不再回来了么?我还没练成11套保护你呢。师娘你知道么,师父在你走后就不管任何事了,每天像个木头一样等你回来。我叫他帮我砸个12装备他都不应,我觉得他是废了。</p>

<p>  我的心突然一阵绞疼,看见烬余说他“废了”我恨不得冲上游戏掐死那个兔崽子,我的男人不允许别人这样欺辱,尤其是曾经他真心对待的徒弟。</p>

<p>  “逆徒”我咬牙切齿的说,眼波流转,我又忍不住垂泪,烬余是逆徒,那我就是刽子手,是我亲手碎了临风的梦。</p>

<p>  转眼过了一年,我在QQ上问林远南过得好吗?</p>

<p>  他回:我用了一年时间想清楚一件事。</p>

<p>  我的心里咯噔一个,像是窥探到宝藏一样悸动,“说来听听。”</p>

<p>  林远南:这个世界上只有四件事最不能隐藏,牙疼、咳嗽、贫穷和爱情。</p>

<p>  我:继续说。</p>

<p>  林远南:我好像爱上一个人,她像你,又不像你,也许是现实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,所以我有点分不清。</p>

<p>  我:那你打算怎么办?继续等她还是和我在一起试试?</p>

<p>  林远南:我要继续等,直到她回来告诉我答案。不管是一年还是两年......</p>

<p>  我关掉聊天框,怅然若失。</p>

<p>  林远南入戏太深,他放弃了炼器师的身份不再帮人炼器,却并没有想清楚他想要的答案,他在等一个虚拟的人给他一个现实的答案,这个答案,只有我能给。</p>

<p>  阔别游戏一年多,我再次登录烈焰。</p>

<p>  那个叫花漪的小烈山被我放在了仲夏花海,我喜欢仲夏花海,把酒临风喜欢桃花谷。</p>

<p>  一个碧空晴朗,一个阴雨绵绵。</p>

<p>  林远南,我来接你回家。</p>

<p>  一道光柱闪过,眼前的墨衣少年还未退去一身淡黄色的光圈,便迫不及待的喊出:花漪。</p>

<p>  花漪:是我。</p>

<p>  花漪:林远南,是我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:炼器练的是心,选择选的是情。谢谢你没有放弃我。</p>

<p>  花漪:你是我爱的人,自始,至终。</p>

<p>  把酒临风: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</p>

<p>  第二天,我在宿舍楼下看见了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,眉目俊朗若寒星,那浅浅一回眸,天青微澜,落花无数。</p>

<p>  <完></p>

您可能还会喜欢